我們是怎樣彼此對望?-----從“我愛台妹”談起余澤霖/文化大學史學系

两岸的差异到底从何而起?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对岸到底与我们有些什么不同?且让我们从“台妹”慢慢谈起

民主台灣帶來的自我想像游梓峰(國立政治大學)

台灣民主帶來的經驗,除了給予大陸一定的影響,對於同為兩岸四地的香港,亦帶來了一定的影響。那麼一個普通的香港青年又是如何看待民主台灣的呢?

「小清新」是怎樣煉成的?張可(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

小清新指的是一種青年人所追求的淡雅自然樸實的理想生活方式,亦可以引申做對於社會現狀的不滿而謀求改變的心態,而這個詞又是歷經怎樣的演變背後有代表了臺灣社會運動怎樣的一個變化過程呢?

让事实说话,让历史见证 ----台灣佔領立法院事件記錄余泽霖(文化大学史学系)

今天台湾的社会上下都还是会有透过非理性手段或程序不正义将自我信念强加于他者之上,同时在此之中,更是凸显台湾民众内心的纠葛,自然而然你就会发现,台湾的民主的事情不能简简单单用一个对或错就可以盖棺定论,而应该有更多的彼此的妥协和退让。

為破局的民主進一解章程/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博士班

所以,對在議場、在廣場上的菁英們來說,他們承擔不起「暴民」的這一惡名,因為他們參加的並不止是這一場戰鬥,而是再造台灣民主的大戰役。適時而進喚醒民眾,適時而退保存自己,才是對社會信任的最好報答。

她要的幸福黄重豪

幸福從來不是商業廣告裡的用詞而已,它完完全全是需要經過辯論的。可惜它太抽象了,我們只好把它簡化為對某些行為的模仿,像喝星巴克一樣──那青綠秀髮的魔女、飄盪空氣的芬芳、燈影搖曳的空間,只要走進去,就先濡了一身優雅。「優雅」之虛無飄渺,相當於我們都摸不清的「幸福」,只好把幸福等同於對經濟力、競爭力的追求。

國家考試教會我的3件事黄重豪

抽籤聽起來很駭人聽聞,不過如果我們同意,考試內容跟實際工作一點關係都沒有,那國家考試僅存的價值就是公平。如果要公平,什麼方式比得過抽籤呢?換個角度來看,大鍋炒的人力甄補,固然對個別考生是公平的,但人力資源配置的不效率,對國家卻是不公平的,也對不起沒有參與考試的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