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解讀洪耀南

台北選情的激起對兩岸權貴、政治世家、而吳志揚均已連勝文掛勾一起,無法有效切割,加上沒有記取2009年經驗,組織經營上沒有與黨籍議員緊密結合,且升格後廢鄉鎮市,造成市議員競爭十分激烈,這恐怕非吳志揚所能處理。

國民黨敗在三個相信二個誤判

國民黨的選票區分四大塊,最核心的外省族群、第二圈是軍公教人員、第三是地方派系、第四是經濟選民,而在這次地方大選中,國民黨一直相信台北靠藍綠、台中靠派系、雲林靠新台幣等策略可以有效凝聚這四大塊的選票。但最終結果藍綠高牆倒了、派系無力了、新台幣失效了。

相信藍綠

為了鞏固外省族群及軍公教族群,採取操作藍綠對決,是國民黨及連陣營奉為最高準則,所有戰術以激發藍綠對決為最高指導原則,處心積慮要把柯文哲與民進黨掛勾,從蔡正元、羅淑蕾到連戰、郝柏村的皇民說都是要激起藍綠的對決。連勝文卻面對一位無黨籍軍公教背影的柯文哲對手,更高喊推倒藍綠的高牆。而皇民說在台北未能激起藍綠,卻衝擊台北以外其他傳統台灣人的內心深處。

相信派系

攏絡派系,採取下資源、逼迫派系領導人各派頭站台、掃街甚至勸退整合等。因此在台中市、苗栗縣、南投縣、彰化縣、雲林縣、嘉義市、澎湖縣等全都寄望派系的整合與派系的動員,在台中市需要廖了以陪胡志強掃街,陳庚金一再信心喊話,而彰化卓伯源的站台成為指標,在嘉義市勸退蕭家班等。大台中市只能依靠原縣區的紅黑兩派,成為胡志強最後勝選的依靠,國民黨這次高估派系的實力。

相信新台幣

針對經濟選民方面,郭台銘從北到南比輔選力道不輸馬英九,甚至與候選人合照成為看板指標,而以郭台銘為主的財團代表,正以投資為餌,甚至頻頻站台大開空頭支票,甚至無限上綱至中韓FTA等問題,2012年以商逼政再度重演。所謂華爾街運動1%與99%的對決,這些兩岸財團比恐怕比1%更稀少,而國民黨卻選擇站在1%這面對抗99%群眾。1%的動員展現就是動員台商投票部隊為救援,面對99%的經濟選民,這張經濟牌更少不了恐嚇牌的搭配。

從2007年台灣人認同只有44%,到2014年台灣人的認同已經突破60%,代表年輕選民已經厭倦藍綠惡鬥,在高失業率、薪資到退年代,年輕選民面對財團是最弱勢,年輕選民更不是派系所壟斷的政治資源的對象。國民黨自己切割藍綠,只取藍營的選票,組織盤只取動員派系,在經濟選民上只取1%的財團,如此切割下,國民黨最後的結果一點也不意外。

二個誤判

誤判民意調查與誤判網路鄉民的力量,民意調查中因為抽樣加權關係,年輕樣本抽樣不足及依賴過去基本盤勢過度詮釋未表態的動態,導致民意調查嚴重失真。另一個誤判,誤判鄉民的力量,認為這些鄉民只有鍵盤的能力,無實際行動力,但過去1985運動、太陽花運動,都是鄉民走出來的展現。這次更是鄉民用選票展現民主的力量。

三個相信藍綠、派系、新台幣,二個誤判最終不抵年輕選民的高投票率。

吳志揚敗在輕敵

選前各家民調顯示,吳志揚以大幅度領先鄭文燦,聯合報49%比25%(11/13)、中國時報吳46.2%比鄭21.8%(11/08)、TVBS吳49%比鄭30%(11/11)、三立與自由時報執行日期都在六七月間,但也呈現有段距離。未來事件交易所11/17公布的落點型得票率預測吳志揚53.52%、鄭文燦46.2%也出現7.32%的落差。結果吳志揚47.97%輸給鄭文燦的51%,事前的民意調查與預測市場都錯估桃園市市長的選情。

歷史再度重演

2009年選戰,吳志揚面對桃園縣當時議長曾忠義(已故)挑戰,廣告看板處處可見,當年八月獲得提名之後,綠營卻發生推不出人的窘境,吳志揚把劍四顧心茫茫,10月7日登記前夕民進黨徵招鄭文燦參選,並以開拓民主台灣新生代的身分,迎戰政治世家第三代,庶民對權貴之戰,吳志揚採取冷處理,不理會鄭文燦的攻擊,甚至沒有在動員上與鄉鎮市長、議員緊密結合,只等待勝利的來臨。雖然結果吳志揚獲得,但卻嚇出一身冷汗,創下桃園史上最低投票率53.73%,吳志揚拿下396,237票52.22%、鄭文燦346,678票45.69%,雙方只差49559票。更讓桃園市市長、龍潭鄉等國民黨地盤鄉鎮市長連帶被翻盤了。

2009年一役,低投票率下綠營的動員能力高於藍營,綠營主力北桃園與藍營的南桃園雖分閩客,但也看出吳家在桃園的虛實,吳家在桃園利用國民黨招牌與客家族群為號召,卻沒有派系經營的實力。

2014年吳志揚擁有現任者的龐大資源,加上四年來公民數增加13萬,從143萬7190人增加至156萬8907人,及藍綠結構懸殊下,市長一役可以說輕而易舉。雖然弊案頻傳,但從民調的回升而言,似乎弊案並沒有足夠影響選情。

台北選情的激起對兩岸權貴、政治世家、而吳志揚均已連勝文掛勾一起,無法有效切割,加上沒有記取2009年經驗,組織經營上沒有與黨籍議員緊密結合,且升格後廢鄉鎮市,造成市議員競爭十分激烈,這恐怕非吳志揚所能處理。

吳志揚沒有記取09的經驗,投票率雖然從53.73%增加至62.73%,回估2009年公民數,實質投票率只增加4%,在增加13萬名公民下,吳志揚只增加4.7萬票,而鄭文燦卻增加15.6票。

吳志揚的輕敵,導致投票率低,組織經營薄弱加上泛藍議員互鬥嚴重,市議員候選人只能自求多福,柯P外溢效應讓年輕與反國民黨的投票率增加,造成鄭文燦跌破所有人的眼鏡勝出。鄭文燦的策略外冷內熱操作下,讓吳志揚大意輕敵,成功的逆轉勝,吳志揚連二次被偷襲至今恐怕還搞不清楚鄭文燦的戰略。

(责编: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