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怎樣彼此對望?-----從“我愛台妹”談起余澤霖/文化大學史學系

两岸的差异到底从何而起?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对岸到底与我们有些什么不同?且让我们从“台妹”慢慢谈起

编者按:两岸的差异到底从何而起?与我们同文同种的对岸到底与我们有些什么不同?且让我们从“台妹”慢慢谈起

行走在兩岸之間,常常伴隨著很多很多的疑問,從最簡單的兩岸用語的不同帶來的困惑:便當其實就是盒飯,短信其實就是簡訊,U盤不叫U盤叫隨身碟。然後在上升一層則是學術上可能面對到的英文翻譯與專有名詞之間的不同:基辛格與季辛吉其實是同一個人,遮罩其實等於屏蔽。再往上,就是一些文化的,歷史解讀的差異,比如說,大陸在1964年說“中”法建交,但是台灣這邊卻說1964年“中”法斷交,若是擺在一起看的時候,著實會有十足的錯亂感。這樣的差異源自兩岸長時間的分治而產生的體制,教育,文化上的差異,而這樣的差異,遠遠沒有“泡妞=把妹”這麼簡單,而更是會產生出“台妹=台灣女生”這樣的誤會。而在這樣的一來一去的文化互動之中,從小處看,是文化之間的差異,放大來看,卻是一種兩岸之間互相存在的一種文化刻板印象。

我們是怎樣彼此對望?-----從“我愛台妹”談起

1

棒球啦啦隊,檳榔西施,沈佳宜或是志玲姐姐。相信很多朋友對這里中的每一位都不會感到陌生。而這每一個留在許多年輕人心中的女生的形象,其實不外乎便是停留在我們心中的台灣女生的典型。但是無獨有偶,比起“台灣女生”這四個有點長,而且不夠直接的表述,更多的大陸朋友更加熱衷於使用“台妹”這個詞,來指代所有他們生活中或者認識或者接觸到的台灣女孩子。

當然我也是,當我第一次踏入台灣的大學校園的時候,在上第一堂班會課時,從老師讓我起來自我介紹之時起,我便很快地融入了班級的生活之中,平時同學笑罵我“大陸人就是喜歡怎麼怎麼樣”,我也笑著回應“台灣人也是喜歡怎麼怎麼樣”,於是大家很快打成一片,在笑聲中一點點地加深對於彼此的認識。但問題還是出現了。

緣起於兩年前的某一天,我在一次上課的過程中,老師讓我講講在台灣的感受時,我順口便說:“班上的同學都很友善,班上的台妹也很漂亮。”結果當時我滿心以為自己說得很好之時,四下回顧,卻發現班上的女同學用極其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有些女生甚至皺起了眉頭。但我自己卻完全不知道做錯了什麽,只是有些疑惑地看著四周的同學,直到下課後,一位同班的女生,跑過來對我說,叫人“台妹”,是個有些許失禮的對別人的稱號,你可以叫台灣女生,但是還是少使用台妹這個稱呼。

聞言,我小小地愣了一下,但是繼而馬上接受了她的話。而這是一個看似很小的事,事後理解起來,卻頗有一番值得玩味的地方。

究竟,“台妹”和“台灣女生”之間到底有什麽差異呢?其實我們不得不從“台妹”這個印象的源頭說起,即張震嶽和MC HotDog合作的歌《我愛台妹》,很多大陸的年輕人都聽過這首有趣的歌,並且對歌曲裏面刻畫的性感,開放的“台妹”形象記憶尤深。我還記得我自己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雖然不知道墾丁在哪裡,但是卻一下子就記住了“One night in 墾丁”,腦海裡充滿了陽光沙灘和比基尼辣妹環繞。記住了那句“我不愛中國小姐,我愛台妹萬萬歲”。於是在我心中,台灣女生的形象便是這樣說話嗲聲嗲氣,打扮性感火辣,說話做事大膽開放。當時在我看來,這便是台妹,這就是台灣女生。而這個妹的解釋,就如很多大陸各省都會把女生形容為“妹妹”,我理解為台妹的“妹”是一種親切可愛的叫法。

我們是怎樣彼此對望?-----從“我愛台妹”談起

相信不光是我,很多大陸的朋友也和我一樣,因為這首歌,認識到了這樣一群帶著台灣文化特徵的妹子,這是一些在我們之前的人生中,從未出現的群體,起碼是當我們的教科書只是停留在永遠的阿里山和日月潭,停留在國民黨“反動派”的時候;當我們的電視臺永遠只是focus在今天台灣的議會是不是又打架了云云。我們卻驚喜地從這首歌中看到一個與以往我們從官方得到的認知完全不一樣的台灣,就彷如一次不期而遇的豔遇,面前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個女孩,讓你意外,讓你心動,卻也讓你無比好奇。

就好像八十年代的中國大陸年輕人,當他們第一次擰開收音機聽見鄧麗君“今宵離別后,何日君再來”那般柔婉如流水般的聲音時,相信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到的台灣,沒有以前紅歌激昂的曲調,但卻是那麼的讓人著迷。今時今日的我們也和當年的年輕人一樣,當我們這些17,8歲的年輕人第一次接觸到了這樣的女孩,就很習慣地去在自己的過去的知識中尋找相對應的符號,無獨有偶,“我愛台妹”的簡單直接的曲調和歌詞,一下子讓我們樹立起了一個直接的印象:台妹就是台灣女生。於是我們以自己的認知,開始往自己身邊的台灣女生身上貼上“台妹”的標籤。而這,小了看是一個可愛的“誤會”,其實這本質上則就是一種文化上的刻板印象。而這種刻板印象的產生,便是源自一種一個族群對於另一個族群的“標籤化認識”,其背後,則是「我族中心主義」中的對待不同族群的文化的一種差別對待。

2

邁入21世紀以來,在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潮之下,各個曾經被殖民的地區相繼獨立,組成各個民族國家,在今日世界上,大約存在著三千多個民族,分佈在190多個國家和地區之中。而就算是同一個民族之間,也會因為身處的自然環境,接受的歷史文化洗禮和教育的不同而產生差異,而“台妹”的概念也是由此興起。

台妹最早的解釋,是由台客所引申而出的一個說法,大概就是指打扮俗艷,沒有什麽內涵的台灣女生,大多給人的感覺是有點“土”,有點“低俗”。而這個詞的原出處“台客”,則是誕生在1949年歷史變遷時的台灣。

1949年的台灣,當敗退的國民黨部隊以及隨軍隊遷來的“外省人”來到台灣的時候,他們有一部分來自在大陸身份顯赫,富裕的家庭,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和財富,而當他們被迫來到台灣之後,台灣的“本省人”大多不如他們富裕,生活條件也差之甚遠,故而開始有外省人用“土台客”稱呼一些沒見過世面,土里土氣的台灣本省人和客家人。因此,很“台”就自然而然就變成了一種揶揄,暗諷對方教育程度不高,家庭出身不好等等,直到後來在娛樂文化的解讀之下,台客開始以一種先鋒美學的詮釋而漸漸變成流行於台灣街頭的一種流行文化而廣受年輕人的追捧,重新詮釋後的“台客”,開始成為了和“紐約客”“港仔”一樣的具有本色,具有個性的文化符號。

然而,即使是這樣大規模的文化造勢,依然沒有使得“台客”最早的意涵流失掉,相反,在90年代台灣大舉“去中國化”的影響下,台灣的本土派在詮釋這個詞,同樣還是認為這個詞曾經具有的濃厚的歧視意味並未消除,並且認為,這是一個帶有“階級色彩,文化歧視,高度汙名化台灣人的詞彙”,更是具有“中國是主,台灣是客”的意味,這代表了當年中國人(外省人)對於台灣欺壓。於是這樣地一來一去,使得“台客”“台妹”這樣的概念的理解開始變得兩極化。

時至今日,當“本省人外省人”這樣的族群對立慢慢消解,而轉而開始在現在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心中被“台灣人”這個標誌取代之時,反應在這背後的除了一種文化符號的變遷,更深地則是台灣本土意識的覺醒和對自己身份認同的重新定義。而這便是「我族中心主義」在台灣社會的一個變遷的過程。

3

今時今日的台灣,年輕人大多都以自己是“台灣人”自居,當我們這樣的一群大陸學生,在2011年開放的第一批來台陸生的潮流之中,兩岸的年輕人穿越了多年兵戎相見,終於坐在了一起,他們中的大多都是首次面對面見到了從前都以為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對岸同胞。而當我們開始交流開始之時,自然也發生了許許多多的碰撞與摩擦。在此之中,我們見識到了許許多多大陸對台灣的偏見,台灣對大陸的偏見。

尤其是面對兩者之間文化相近卻也存在著現狀上很大的差異之時,大家不由自主地開始以自己所認定的文化為標準,以自己的文化為出發點,採取批判的立場。渾然不覺得用一些具有負面含義的詞彙用在我們日常的交流之中,比如“台妹”,又比如“大陸妹”。同時反之對於自己的文化則是理所應當地認為是高人一等。

而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彼此對於對方的偏見,許多的台灣人對大陸不瞭解,甚至誤解,乃至惡意攻擊。同樣在大陸人的眼中,這樣的問題也常常發生,我想張懸的「旗幟事件」便是最好的例子。

若有臺灣人或者大陸人因為缺乏瞭解而傷害到了對方,我想,這自是值得我們的回應與反駁。但這卻不可能事事都歸結到「你們應該多瞭解大陸」或是「你應該多多瞭解台灣才行」之上,這既是苛責,也不可能。而在此基礎上,面對不期而遇的誤解,我更傾向於用理解的態度面對他們的「誤解」,用寬容的態度面對他們的「偏見」:既然你不瞭解我,你有偏見,那我自己釋放出我的善意,我來幫你瞭解我,我與你交流,我來降低你「瞭解的成本」。

今天在全球範圍內,現在還依然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刻板印象,有些小的產生一些誤會,大的,甚至成為了影響國家社會穩定,威脅世界和平的淵藪。而反觀兩岸,我們的這一些偏見雖然不斷在增加,但卻也在一個個地在眼下不斷進行的對話交流中得以化解。因為不斷地強調自己的優越感,這並不能成為讓我們進步的動力,而只有當我們小心收起自己的偏見,懷著謙卑和開放且尊重對方的心態彼此對話交流之時。我相信許多的偏見和誤會,都會迎刃而解。

之於學術解釋,這是一種以「文化相對論」的觀點,不藉由自己的文化認知去判讀其他文化認知的好壞,是透過瞭解對話不斷去理解這個文化行為背後的演進和意義,而不是妄加批判。而用普通的話來說,這就是一種彼此看待對方“平常心”。

是的,兩岸都在尋找著彼此“平常心”,台灣在此間尋找著如何面對陸生的平常心之時,陸生同樣也在其中,一點點地重新認識台灣,重新樹立起新的,更加開放的兩岸觀點,而他們的背後,則是千千萬萬大陸人對於台灣概念的重新界定。

這是一個宏大歷史過程,而我們這些陸生客居於此,已經無法逃避地成爲了這段歷史的一部份。我不知道我們是否是幸運的,但是起碼我們有機會去目睹兩岸之間的不斷變化,有機會去親歷每一天發生在身邊的改變,這在改變著我們,也在改變著兩岸。但不管怎麼改變,我們都在其中,漸漸找回對於彼此的平常心。

從這裡出發,我們才能真正去讀懂兩岸,看見台灣。   End

原文轉載自兩岸公評網:http://www.kpwan.com/news/viewNewsPost.do?id=844

(採編:李宜佳 責編:余澤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