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性与成长:生于1996李卓(天津工业大学)

本文记者试图通过讲述这样一个与李某某同龄的个体及她所在的群体的故事,来求得一些问题的答案。

编者按:2011年,几乎所有中国媒体版面上都出现过“李某某”三字。两年后,这个名字重新登上各家报纸大大小小的版面。在经历大半年的围观、争论与报道后,这个年轻人最终收到一份长达十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书。但是,这所有的一切这都掩盖不了李某某只是一个1996年出生的未成年人的事实。

在关于这个年轻人长久的喧嚣中,我们曾无数次在想:李某某的成长历程究竟是一个个例还是我们身边有这么一个可称为“李某某们”的群体?如果这个群体的确存在,想来他们会有这样可的特征:家境显赫、父母宠爱、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却不受管教,但当我们对这些标签逐个进行分析时,不禁会问,究竟是什么样的成长经历使他们形成这样的性格?

本文记者在偶然间认识了本文的主人公,在经过多次的调查走访后发现这个年轻人虽然与李某某同样生于1996年、有着相似的背景,却走过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成长道路。本文记者试图通过讲述这样一个与李某某同龄的个体及她所在的群体的故事,来求得上述问题的答案。

1

“我妈曾经因为我爸打我的问题跟我爸闹过离婚呢!”

“我不用你们来管,你们现在给的我以后会还,所以你们现在也不必来管我!”这是2013年4月的江漫。对父母喊完这句话,她摔门而去,走进一家酒吧,开始了迷醉与无意识的一夜。江漫说她觉得现在的自己自私、颓废,对生活甚至不抱任何期望。但在这之前17年的生命中,这个女孩子在别人眼中却是一直作为阳光、优秀的代表而存在。

1996年,江漫出生在长江边上一个历史名城中,相比起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婴儿,她要幸运得多。她家庭条件优越,父母都算得上当地的上层人士,生活对她来说本应是幸福的代名词,但江漫的童年的多数时间却处在一枚硬币上没有阳光的一面。

江漫的父亲在她七岁之前一直在军队中任职,而江漫在七岁之后的童年中,相较于同龄人在家中所受的百般宠爱,她却从不知“溺爱”为何物。“自从爸爸回来后,幸福的生活从此与我告别”。江漫不幸福的原因是父亲顽固的军人意识,江漫认为自己父亲眼中从来没有一个女儿的概念,有的只是一个活着的的“机器”或是“士兵”——一个稍有不满便可拳脚相向的对象。因此江漫的童年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两种声音:一种拳头猛击在皮骨之上的闷声,一种藤条抽在身上的啪啪之声。

“小时候说错了话就打,回家晚了也打,甚至不好好吃饭也要被打。”当记者问起挨打的细节,江漫陷入了长时间的的沉默,过了好久才讲话:“小时候即使在夏天妈妈也不让我穿着短袖衣服出门,怕别人看到我身上被打的淤青。”

遭受家庭暴力的江漫在我国并非个例,据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分析与研究报告(2012年版)》(下称《报告》)显示,中国未成年人遭遇家庭暴力的人数近年始终保持增长,更为严重的是在遭受家庭暴力的未成年人中,有近五分之一长期反复受到侵害。而在我国绝大多数农村中,父母对孩子错误行为的教育依然多通过暴力实现。

《报告》中指出,家庭暴力对于孩子危害极大。一方面,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孩子会对家庭逐渐恐惧、忧虑和失望,即使在外受到侵害,也不敢向父母说出实情,担心因此而遭受打骂。最终使这些孩子大多性格内向、孤僻自卑,甚至绝望自杀。

另一方面,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心理学家M.Ehresnsaft教授调查,父母对孩子的暴力行为很可能成为孩子日后生活的行为指导,久而久之,孩子便会形成一种以暴力来处理问题的思维定势。这样的未成年人日后会逐渐形成独断、脾气暴躁、情感冷漠的性格特点,很容易有犯罪行为。而在孩子长大成人后的家庭生活中又会重复着父辈的生活,使家庭暴力延续到其子女日后的婚姻生活中。在江漫身上,记者同样看到了家庭暴力带给她的阴影:她性格冲动暴躁,甚至曾为一女生跟自己喜欢的男生谈笑而对此女生大骂不止;而江漫口中随时吐出的脏话、娴熟的抽烟技巧更是让身边的老师、同学们难以理解。

在我国,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原因,既有“棍棒之下出孝子”等传统文化的影响,也有未成年人出于亲情压力、能力所限以及问题的隐蔽性等原因造成。但上述问题皆属难以改变的主观原因,更为重要的原因则是客观上法律不完善与政府、社区监管不力两个方面的原因。

在法律规定上,我国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法规一直存在细化程度低、缺乏系统性以及可操作性差等问题。以《未成年人保护法》为例,其中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的原则性条款,由于未成年人法制意识尚不完善,就缺少具体可操作性。而在我国所有法律条文中,则始终缺乏一部关于家庭暴力问题的专门立法。

在预防家庭暴力的社区监管上,我国采取协调联动工作机制——一个未成年人受暴案件涉及公安、民政、卫生、教育、妇联等多个部门,其结果却是“多方覆盖而实际操作能力低下”的局面。且各部门在家庭暴力事件的处理上,也少有通过建立具体规章制度以保证联合工作顺利的探索。当记者说到遭受家庭暴力的孩子应该报警时,江漫则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答道:“哪里想过告诉家外边的人啊,躲别人还来不及呢。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呀!”

幸运的是,江漫的母亲在她遭到父亲殴打时总会努力去阻拦,事后也总是安慰江漫,江漫不无自豪地说:“我妈曾经因为我爸打我的问题跟我爸闹过离婚呢!”江漫母亲毕业于名牌大学,是当地律师界的翘楚。可作为优秀律师的母亲,面对本可以用法律解决的家庭暴力问题,却也束手无策。但也正是因为母亲自小的关爱以及教育,江漫的心中虽仇视父亲,但并未对生活失去希望。在学习上,一半是因为惧怕父亲,一半是为了回报母亲,江漫自小学至初三始终是全校成绩最为优异的学生。

1

爱情? 荷尔蒙?

变化出现在初中三年级,江漫这时接触到《花火》等青春爱情杂志,心中从此充满了对爱情的向往。林濛津的适时出现使江漫对爱情的渴望成为了现实。林濛津此时已上高三,成绩优异,首次参加高考便考了628分。也许是从小缺乏父爱的原因,林濛津的关心令江漫感动不已。“那时我觉得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只想着和林濛津在一起过一辈子”。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爱情的分心使江漫成绩下滑,中考之后江漫在掏了高昂的择校费后方才入读林濛津所在中学,此时的林濛津甚至为了江漫放弃了优异的高考成绩选择复读。江漫说林濛津在物质上并没有给她什么,更多是精神上让她首次在生命中体验到来自男性的关怀。

“后来我爸爸知道了这件事,找到林濛津二话没说便是一巴掌。回到家后,用他军用的皮带把我吊了起来,用藤条死命地抽……”正在讲地高兴的江漫忽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吞吐出这句话。

相对起父亲气急败坏的处理方式,江漫的母亲的要温和得多。她常将江林二人叫到一起吃饭,并对江漫父亲隐藏了二人并未分手的事实。接下来的一年时光中,江漫享受着爱情的滋润的同时成绩尚好,度过了一段较为美好的时光。江漫说林濛津最让她感动的是时时为她着想的心思,甚至会告诉她:“为了你以后的幸福,我绝对不会在结婚前和你上床,如果以后我们分手了,也不至于让其他男生嫌弃你”。而在江漫的高中,已有过性行为的学生却并非少数。在记者提出中学生便有性行为是否得当时,江漫随口答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中学生上床的多的去了。”口气既惊讶也有些满不在乎。

《中国日报》2010年曾在北京宣武区高中生中发放有关性行为调查问卷,结果显示,6.2%的受访高中生称自己已有过“性经历”,较之八年前增加了3.1%。据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健康委员会主任徐振雷介绍,在他们2011年至2012年的调查中显示,中学生性行为发生率与大学生基本相同。而在国内高校中,14.4%的未婚高校学生承认有过性行为。即使在记者对江漫采访的最后几天中,也曾两次看到江漫两位女同学分别与男友相约去宾馆,夜不归宿。如今,已发生性行为的中学生是一个有极大可能出现心理、生理问题,却始终处于社会主要议题之外的“沉默”群体。

据徐振雷介绍,当今社会中大学生、中学生对性行为的注意事项及后果普遍认识不足,这样观念造成的后果相当严重。以避孕措施为例,调查显示,国内高校学生在性行为中每次都采取避孕措施的不足三成。而在有过性行为的学生中,1/4以上的学生曾经历过意外妊娠。据报道,多数避孕药品与人流手术商业广告将避孕药品或人流手术温馨化、轻描淡写化是造成青少年不注重避孕的一大原因。但在徐振雷看来,已发生性行为学生避孕观念不足的根本原因则是我国对“性教育”重要性的长期忽视,“性教育在我国中小学课程规划上一直都有,为什么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据了解,普遍意义上的性教育包括家庭、学校、社会三者的结合。但“性”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较为隐秘的话题,在家庭中父母少有对子女提及。即使在性教育开展的主要场所--学校中,性教育同样大多流于表面形式。“老师上课也就是简单说了几句,就跳过去讲其他内容了。”江漫在回忆自己上生理卫生课的情景时这样说到。

我国早在1988便将性教育正式纳入教育内容,但涉及性教育的生理健康课在国内学校中却始终处于“可上可不上”的尴尬境地。即使一些学校对学生进行了基本的性教育,也多为“青春期的心理”“性的生理发育知识”方面的知识,但像“性道德与法律”“男女交往的方式”等重要教育内容依然空缺。从《2011杜蕾斯性福调查报告》中来看,国内年轻人中32.2%人通过网络获性知识,近1/4的人通过色情视频,通过老师学校和家长传授获得性知识的不及10%。而在徐振雷看来,前两者中的性知识“很少有正确的”,对年轻人发生性行为造成很大的误导,极易损害身体。

性教育长期遭到漠视的结果则是近十年中,我国性病发病报告逐年爬升,经性接触播送艾滋病人数也不断增加。更为普遍且严重的现象是大量的堕胎人数,据搜狐新闻报道,在有婚前性行为的女性青少年中,超过20%的人曾有过非意愿妊娠,绝大多数非意愿妊娠都诉诸流产。而经历过堕胎手术的女生的心理问题更是少有人关注,为其以后的爱情、生育观念留下隐患。“学校一些女生做完堕胎手术回来后,精神好像垮了一样,感觉他们的身体也是弱不禁风”,江漫这样描述自己学校一些女生偷偷做完堕胎手术后的表现。

林濛津使江漫幸运的避过了上述问题,在林濛津照顾下的江漫此时温柔、纯真且阳光,暂时离开了父亲的暴力让她体味到生活中许久未体验过的平静。

但好景不长,第二年高考,林濛津成绩出现大幅下滑,迫于家庭压力,林濛津选择报考大学,远赴外地就读。江漫难以接受异地恋,选择了分手。“在这之后的三个月中,我伤心不已,根本顾不上学习,每天都过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2

同校学生窦锦的出现让江漫有了新的希望,“窦锦人长得不算帅,但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特别好,乐观、爱帮助人,特别阳光,除了不学习外其他一切都好。也是因为和林濛津分手后心里的失落,我很快接受了窦锦的追求。”让江漫没想到的是,窦锦不仅没有像林濛津一样成为她生活中的阳光,却成为她人生中另一端黑暗时光的主导者。

“跟窦锦谈了不久我就发现他一些很奇怪的个性,他总是拉着我去网吧,经常会在网吧玩儿整整一宿。但是他从来不让我玩儿电脑,而是让我坐到他旁边看他打DOTA,他不离开椅子我也不能走。”讲到这里,江漫的声音不觉大了起来。

每天与窦锦厮混在一起的江漫也逐渐染上了一些坏习惯:学会了抽烟、泡网吧,“满嘴吐脏话,随便地翘课,这些都成了生活中的习惯。”但窦锦的给江漫带来的还远不于此,江漫很快发现窦锦的女朋友远不止她一个。算上江漫,窦锦共有三个女友,甚至还和其他两个保持着性关系。窦锦的做法让江漫对于爱情的看法从此改变,价值观的崩塌让江漫的生活从此失去了方向,江漫再次选择了分手,并陷入深深得痛苦之中。由此才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可噩梦远没有结束,据江漫邻班一位同学讲。窦锦在与江漫分手后的一段时间中,每天都对江漫进行骚扰,或是请求和好或是侮辱,甚至到学校贴吧上对江漫进行大肆的辱骂,制造许多江漫的谣言,并利用贴吧管理员的身份将一切反对他的帖子删除。

而在学校中,江漫与窦锦的事情经过多次“加工”后已传得沸沸扬扬。同学中的流言蜚语已经让江漫在学校无法继续上课,再加上窦锦每天持续不断地骚扰,江漫选择了休学。回到家中,意志消沉的江漫学会了泡吧,“每天晚上都呆在酒吧里,早上回家睡一天,然后接着去酒吧……”。在这长达一个月的颓废时光中,江漫的父母为了阻止她泡吧软硬兼施,但都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我爸爸最后没办法把我锁到一个房间中一个星期,我才慢慢地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父亲在这期间发觉出江漫的“失魂落魄”,经过询问,父亲很快从同学处得知江漫与窦锦的事,并找人把窦锦痛打一顿。江漫说从这件事开始,她才觉得她对父亲而言不仅仅再是一个有意识的物体了,而是作为女儿的角色存在。

但此时的江漫对学校抱着深深的敌意,始终不愿意上学。更为严重的是,原本对爱情无限憧憬的江漫开始对爱情感到怀疑,但她并没有选择远离“爱情”。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中,江漫换了七个男友,最长的谈了几周,最短的甚至只有两个小时。提起这个两小时的爱情,江漫眼中充满了戏谑、玩笑的意味,“那天去KTV玩儿,他向我表白,我答应了。唱完歌后就没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这七个男友中,有打工的年轻保安、有成绩优异的好学生,甚至还有家境比江漫家富裕得多的富二代。“从窦锦之后,身边有一个男生陪伴只是成了一种习惯,但是这些男生也都是玩玩儿而已了。”说这句话时,江漫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安,口气也显得有些不耐烦。经过一段时间沉默后,“其实我还是希望有一份真诚而长久的爱情,我还在等。”她最后轻声道。

“也许时间长了对这些事儿就不再那么在意了吧”

在家中呆了三个月后,江漫选择到北京一家播音主持艺考培训中心学习,“播音我从高二就开始接触,挺喜欢的,这次出去也是为了换个环境,散散心。”在培训中心,江漫很快喜欢上另一个男生,表白后却遭拒。记者再见到她时,江漫慵懒地坐在地上,口中吞吐着烟圈,脸上的表情早已没有一年前的好奇与纯真,神色中满是不屑与疲惫,很难让人再相信这是一个高中生的形象。

烟气缭绕中传来她的声音:“他妈的。我竟然被人拒绝了!”。在随后同记者的交谈中,江漫虽然仍是满口脏话,时不时怒气冲冲地提到窦锦,但江漫讲话中也会不时地传出一些笑声,甚至开始同记者聊起自己同学的八卦,描述不清时还会站起来口手并用一番。“也许时间长了对这些事儿就不再那么在意了吧,换了个环境也是有好处的”江漫在谈话中不时地重复这句话。

江漫说她决心做出改变,她同自己母亲商量着这次回去准备转学,“我要把手机号、微信号这些以前同我相关的全部丢掉,变成一个全新的江漫。”江漫对未来的自己有信心,她希望以后考一个好大学来回报自己的母亲。而在八月十日,江漫便会开始她的高三生活,十个月后,她将迎来人生中首次高考。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

(编辑:伊明;责编:李卓)